店主也表示现在的礼品回收行当,礼品回收店没了多少生意

节假日前后一段时间,往年都是礼品回收店的旺季,不过自去年开始,在“禁令”频繁出台的背景下,这些店铺的生意渐入困境。  近日,记者走访一些礼品回收店发现,这些店铺生意冷清,长时间收不回礼品,以至于无“礼”可卖,部分店铺业绩下滑一半以上,经营者甚至选择关门或考虑转行。不过,也有一些礼品回收店,将经营的“阵地”转移至网络。在网络空间,各类礼品的回收价格仍然在高位,生意也比较稳定。(新京报1月24日)  在中央的一道道禁令下,大部分礼品回收店惨淡经营,生意冷清,业绩下滑,渐入困境,开始考虑关门或选择转行。这说明中央的反腐收到了实效,刹住了送礼歪风,扭转了党风政风。但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中央严禁送礼收礼,礼品回收店明着收礼不行了,就暗地收礼,实体店收礼不行了,就转战网络,转入地下。因此,礼品回收有从实体店转入网络阵地的新动向,我们应当密切注意,加强监管,依法打击,勿让网络成礼品回收新阵地,成为官员腐败新窝点。  专家介绍,礼品回收生意属于违法经营,违反了国家烟草专卖和高档商品正规渠道进货的规定,店主从转卖礼品差价中获取利润,严重干扰了正常的商业秩序。如果明知顾客送来的是受贿品,达到一定数量,礼品回收店将构成刑法上的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  反腐利剑高悬,一道道禁令之下,谁敢顶风违纪,送礼收礼?确实,现在送礼、收礼的人比从前少多了,礼品回收店没了多少生意。不过,礼品回收店主们很快发现了网络这块新大陆,隐身网络继续从事礼品回收交易。记者网上搜索发现,“北京回收礼品中心正规礼品回收,可上门,北京最高价”、“礼品回收24小时上门服务”等广告词充斥着电脑屏幕。回收礼品种类繁多,从洋酒到白酒,还有冬虫夏草、香烟等。可见,反腐不能松懈,反腐没有死角,反腐任重道远。  因此,反腐要彻底,送礼要禁绝,歪风要刹住,我们必须依法查处实体店违法经营礼品回收的行为,同时决不放松对网络的监管,严厉打击店主利用网络回收礼品的行为。要让送礼者和收礼者没有可乘之机,礼送不出,也收不到,礼品回收完全断线。

节假日前后一段时间,往年都是礼品回收店的旺季,不过自去年开始,在“禁令”频繁出台的背景下,这些店铺的生意渐入困境。部分店铺业绩下滑超一半,经营者考虑关店转行;礼品回收行业转移至网络,改上门“收礼”仍有货源。礼品回收从实体店移至网上,我们不可小视。

导读:实体礼品回收店生意普遍惨淡;与之相对,网络上却出现了一种新型“礼品册”,凭账号密码即可收礼,还可开具“办公用品”发票。专家指出,这种更加隐蔽的新型送礼方式或将给监管带来新挑战。  【中国礼品网讯】中秋节将至,江苏省纪委下发通知,要求各级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国有企业等,坚决刹住公款购买赠送月饼等节礼的不正之风。公款购买遭遏制,直接导致月饼、礼品销售等全线遇冷。记者走访发现,实体礼品回收店生意普遍惨淡;与之相对,网络上却出现了一种新型“礼品册”,凭账号密码即可收礼,还可开具“办公用品”发票。专家指出,这种更加隐蔽的新型送礼方式或将给监管带来新挑战。  线下礼品回收风光不再  “现在有时候一天一单生意都没有,生意太难做了,简直是‘最冷中秋’。”在南京河西的一家礼品回收店里,老板李先生正百无聊赖地看着电视。据他介绍,往年中秋节前夕该是生意回暖的时候,但近两年因为“八项规定”等的出台,生意一年比一年难做。“高价烟酒基本上已经很难见到了。”  记者又走访了南京大行宫附近多家礼品回收店,店主也表示现在的礼品回收行当“很难做”,有的干脆改行开起了烟酒店,礼品回收沦为副业。一位店主表示,往年在中秋节前后,回收各类烟酒礼品和购物卡的生意都相当红火,“半个月赚的钱抵得上平时一个月的”,到如今确实今非昔比了。他分析,“现在送礼这方面查得很严,别说回收了,我们连高档一点的香烟都不敢多进,就怕卖不出去。”  在南京专门从事礼品卡、月饼券回收的赵先生日子一样不好过。“现在基本上以蛋糕券、自助餐券为主,月饼券少了不少。”往年能收到几十、甚至上百张月饼券的“好光景”已不再,现在一天收到的月饼券不到10张,有时候甚至只有一两张。  线上“礼品册”走俏 可开办公用品发票  与实体店的萧条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网络上走红的“礼品册”。送礼者花钱购买装帧精美的小册子,收礼者收到册子后,再根据上面的网址和账号密码,自行上网或者电话选择礼品,然后快递到家。  在搜索引擎中输入“礼品册”,弹出的专业销售网站有数十家。在南京的一家礼品册销售官网上,其提供的礼品册套餐共有9款,价格在138元到2628元不等。不同价位的套餐内包含的礼品也不同,但种类都非常丰富,包括床上用品、包袋、化妆品、男士腰带、手表等,由收礼方自行选择自己钟意的礼品。  销售人员介绍,礼品册最大的优点就是方便、私密。“选好礼品后我们提供快递送货服务,比自己送礼方便得多。不然东西比较多、不好拿,也太扎眼了。”除此之外,店家还提供发票服务,并能根据需求将明细写成“办公用品”或“百货”。“我知道现在礼品很多单位是不好走账的,我们可以根据需求开具发票,完全放心。”据这位销售人员称,他们的生意一直不错,“已经有好几家单位订了”。  专家建议加强网络平台监管 打击新型送礼歪风  8月19日,江苏省纪委发出“五条禁令”,严禁公款购买购物卡、节礼等物品,狠刹中秋国庆违规送礼。网络上礼品册的出现,则被视为是送礼歪风的“新宠”:将上门送礼改在网络上完成,加之商家还提供“办公用品”发票等行为,使得这样的送礼方式非常隐蔽。  南京工业大学法律与行政学院院长刘小冰教授直言,这种新型的的线上送礼方式危害性更大。“因为通过网络送礼比线下送礼的隐蔽性更强,且难以固定证据,增加了执法机关在监察上的难度。”此外,即使有人举报公款网络送礼,相关事实在认定上还会存在一些问题。  “这提醒我们要从反腐制度的根本上进行反思,如果仅仅是为了反腐而反腐,各种手段一定会层出不穷。”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社会学教授邱建新建议,政府层面应对这类网络平台加强管理,规范网络交易。如建立健全网络交易追溯体制,通过查买家库存来验证发票的虚假,可以很大程度上控制虚假发票的产生。

导读:前几年,逢年过节送礼成为人们交际往来的惯用“通道”,“中国式送礼”带动了“礼品回收”行业的红红火火。  【中国礼品网讯】前几年,逢年过节送礼成为人们交际往来的惯用“通道”,“中国式送礼”带动了“礼品回收”行业的红红火火。  然而,近两年中央实施了“八项规定”,这个曾经红火的生意门路,渐渐走向了衰退,甚至没落。  “以前不管是月饼券、消费卡、烟酒茶叶,甚至是黄金珠宝、首饰、电子产品,我们无所不收,只要干这行就会获得利润,因为那时市场大、需求量高,但是现在已经不行了,这个行业不光是走下坡路了,而是要渐渐消失了。”王明(化名)近日告诉本报记者。  生意难做:东西难收难卖  曾经把礼品回收作为主业,到如今把礼品回收当作副业,王明的转型只用了两三年,“从春节到现在,我只做了一单生意,还是朋友介绍的,不管你信不信,事实就是这样。”  以往把“礼品回收”这个招牌挂在门口显著的位置,现在却把招牌放在了门店里的地板上,“连招牌上面落灰脏了我都不去擦了。”王明说。  不光是王明的店铺如此,本报记者走访一些礼品回收店了解到,这些店铺生意冷清,长时间收不到礼品,以至于无“礼”可卖,部分店铺业绩下滑一半以上,经营者甚至选择关门或考虑转行。  不过,也有一些礼品回收店将经营的“阵地”转移至网络。但是在网络空间,各类礼品的回收价格仍然大幅跳水,生意也不好做。  “现在东西难收也难卖,我赚不到钱,其他同行也很难赚到钱,因为行情变了,市场没有了。”王明说,因为生意难做,他已经决定在今年“五一”前后停掉回收礼品这一块儿的经营。  王明介绍说,之前他回收来的礼品,一部分以略低于市场的价格留在店里销售,另一部分加价卖给饭店等零售场所。“像一些海参、海虾等高档海产品我都可以卖给大酒店,现在受大环境影响,饭店这块市场几乎没了,从另一头也重创了我们。”  此外,一些烟酒店店主也表示,对这一行不再有期望值,除了偶尔收些中华香烟以外,基本不再做礼品回收。“烟可以散着卖,别的礼品就算了。”一店主说,过了上半年就不干了。  在北京北四环北辰桥附近一家烟酒超市门口挂着醒目的红色招牌:长期回收礼品、购物卡、冬虫夏草等。本报记者走进这家店铺进行询问得知,“53度的飞天茅台回收的话500元一瓶”。王明告诉本报记者,“在零售市场上,53度飞天茅台已从最高的2300多元,跌到1000多元。估计现在也就七八百元吧,茅台、五粮液这种酒根本卖不动。”  转型艰难:网络销售打保密牌  实体店生意难以为继,不知道网络生意怎么样?  本报记者在网上搜索“礼品回收”,有700多万个搜索结果,排在前列的均是“专业”网站。“北京回收礼品中心正规礼品回收,可上门,北京最高价”、“礼品回收24小时上门服务”等等。回收礼品种类繁多,从洋酒到白酒,还有冬虫夏草、香烟等。  按照某网址留下的电话,本报记者致电一家礼品回收公司,以咨询软中华为名进行了解。一名业务员说,回收一条350元,如果量多的话是400元一条。本报记者拨打了网上一家购物卡回收店发布在网上的电话,结果显示对方号码是空号。本报记者又在赶集网、58同城搜索“礼品回收”,随即出现百余条结果。各大网络回收公司打出“诚信经营,高价回收”、“可上门回收,现金交易,为你保密”、“热忱欢迎有二手废旧物资的单位及个人来人来电洽谈回收事宜”等字样以吸引顾客。  网络回收礼品有哪些优势呢?据相关业内人士分析称,生意的成本较低,同时可通过线上联系,线下交易,比较隐蔽。  还有一些网店宣称自己有实体店,并专门配有多名“客服人员”在线交流,方便介绍自己回收的范围及价格,可通过物流公司进行配送或者上门服务,达成一致后方可用现金、银行转账、支付宝等形式完成交易。

近日,记者走访一些礼品回收店发现,这些店铺生意冷清,长时间收不回礼品,以至于无“礼”可卖,部分店铺业绩下滑一半以上,经营者甚至选择关门或考虑转行。不过,也有一些礼品回收店,将经营的“阵地”转移至网络。在网络空间,各类礼品的回收价格仍然在高位,生意也比较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