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底原本应是白酒的销售旺季,高端的酒水在礼品市场也开始滞销

导读:作为年终消费的主角之一,酒类消费一直都比较活跃。然而今年除外,大量的年终公务宴请被取消,大量的单位团年活动被削减,直接影响到高档酒的销售。  【中国礼品网讯】往年年底,高档白酒是一箱一箱地卖,而现在一周卖不动一件,高端的酒水在礼品市场也开始滞销。  作为年终消费的主角之一,酒类消费一直都比较活跃。然而今年除外,大量的年终公务宴请被取消,大量的单位团年活动被削减,直接影响到高档酒的销售。  记者日前走访渝北龙溪财信国际都市广场周边多家“名烟名酒”店,发现高档酒几乎少有人问津,原价700多元的53度酱香型茅台,现价只要475元,其他价格在500元左右的高档酒,基本都在打8折销售。  一家酒水店老板介绍,往年年底,高档白酒是一箱一箱地卖,而现在一周卖不动一件,高端的酒水已经开始滞销。由于公务消费大幅减少,一般市民又很少有这个消费能力,年前囤货的商家只能打折促销。  市酒类管理协会常务副秘书长高怀昌介绍,在国家禁令之下,高档酒水滞销已经是非常明显的事情。由于公务消费的减少,可能直接影响酒类行业三到四成的销售业绩。  依靠公务消费的畸形市场被砍掉,还有助于行业规范,减少利用关系的竞争,促进企业将更多精力用在主业上来。  与酒水类似,食品行业同样在经历送礼环境的嬗变。  重庆重宾食品有限公司相关人士介绍,因为礼品市场的剧变,现在整个食品礼品行业销售下降三成左右,为此,食品行业也开始向绿色健康、原生态调整。  转变是显而易见的,包装盒不再一味追求高端奢华,而是用朴实的牛皮纸包装,环保不浪费,所有价格超过600元的高端产品基本被砍掉。  除标志性的重宾月饼和粽子这些节令性产品,重宾食品还开始将重心转向大众需求,生产特色凤爪、鸡翅、炸酱面。  高档酒水的滞销,这种改变也并非全是坏事。市酒类管理协会常务副秘书长高怀昌说,虽然从短期看,酒类行业受到影响和冲击,但长期来看也有好的一面。许多酒企开始展开结构调整,将虚高的高档酒价格下调成中高档酒,将中高档酒下调成中下档酒,以适应越来越理性的大众消费者。

“公款吃喝”“公款送礼”早已令老百姓深恶痛绝。民间形容混吃混喝的公务员:“公家出钱我出胃,吃喝都为本单位。不贪污,不浪费,吃吃喝喝有啥罪?”中央出台“八项规定”和反对“四风”之后,社会风气发生了很大变化,公务员应酬少了,那些曾经依赖“公款消费”的高档礼品和酒类等行业销量下降,今后,靠市场寻出路,显然是这些行业唯一的选择。  元旦临近,春节也不远了,重庆某机关办公室副主任刘明(化名)却感觉今年与往年确实有些不一样的新气象:往年,他们现在已经忙得一塌糊涂;但今年,一切都风平浪静。单位之间的团年聚会没有了,新年贺卡一张都没有采购。这一切全部因为机关贯彻落实中央八项规定。  A  印刷行业 萎缩近三分之一  按照往年规律,年底是印刷企业最繁忙的时节,印刷工期往往会排到一周以后,“但现在,做了今天就不晓得明天有没有活干。”  刘明今年36岁,已在机关呆了近10年,公务应酬规律已烂熟于心。“在政府机关,最忙的就是年终。”他说,年终不但总结报告多,应酬活动更是大幅增加,“几乎天天有饭局,不是你请我,就是我请你。”  寄送贺年卡明信片也是年终一项重要工作。贺年卡主要寄送给联系密切的上级或友邻单位领导,每张卡片都会精心填写上吉祥美好的祝福话语。由于数量大,填写贺年卡,刘明有时会分解任务。秘书们承担大头,有时要陆续埋头填写一周,然后赶在年关前寄送出去。  10月31日,中央纪委发出通知,严禁公款购买、印制、邮寄、赠送贺年卡、明信片、年历等物品。禁令一出,效应立现,刘明没有采购一张新年贺卡。而相关印刷行业也顿时感到了冬天的寒意。  华彩印务公司销售副总向天几天前曾给政府机关内客户去电,询问有无公务贺卡或者挂历台历预订,结果无一例外遭遇拒绝。按照往年规律,年底是印刷企业最繁忙的时节,印刷工期往往会排到一周以后,“但现在,做了今天就不晓得明天有没有活干。”  从10月份开始,向天就开始感受到来自政府订单的变化。虽然公务消费市场的业务只占公司总业务的小部分,但每年价值上百万的订单从此消失,震荡和影响依然存在。  与华彩印务未伤筋动骨相比,一些主要依靠公务消费的小印刷企业,生存难度明显增加,有几家开始折价处理数百万元的印刷设备。  向天估计,公务消费萎缩将使印刷行业今年业务量萎缩近三分之一,这一说法得到了市印刷行业协会理事长张富伟证实。市印刷协会已经建议中小企业及时转型,积极开拓商务印刷、产品包装以及新兴的物流快递市场,争取先生存下来。  B  礼品行业 送礼被列为敏感词  礼品行业目前从生产到销售都在经历痛苦的转型,一些明智的企业开始放弃高端的产品,转向市民追捧的养生类或者食品类礼品,同时将价格降低以亲民。  与中小印刷企业遭遇寒冬相比,每年销售总量达到800个亿的重庆礼品市场处境则更为尴尬。  以做礼品册闻名的重庆满橙商务公司一工作人员介绍,禁令之下,来自公务消费市场的礼品业务几乎九成被取消,“现在整个行业已经将送礼列为敏感词,业务员到政府机关和大中型企业联系业务,每个人对"礼品"两字都讳莫如深。”  新博雅是重庆成立时间长、规模大的专业礼品公司。销售员小刘介绍:“以往受到公务消费青睐的瓷器、高档酒类已经推不动了”。于是,新博雅开始调整,减少高端公务礼品的比例,向中低端的商务市场倾斜,加大对日常家用礼品的开发销售力度,向社会大众靠近。  市内一藏品公司刘总介绍,纪念币曾经是公务消费市场的热点。比如金银制的熊猫纪念币,最高的一套售价1.9万元,因为具有收藏和增值功能,之前一直受到一些企业青睐。以前一个月可以出货10多万元,而现在每个月经营额不足一万元,市场剧烈萎缩。  市礼品行业协会秘书长常述为介绍,从全国来看,今年礼品行业都特别恼火,政府的公务消费基本被砍掉,事业单位和国有企业的也所剩不多。受到影响严重的企业销售可能会下滑四成,经营最好的才可能与往年持平,整个礼品行业估计萎缩两到三成。  重庆目前上规模的礼品企业大概有300多家,按照往年的规模,礼品行业的销售总量在800个亿左右,今年估计会下滑到600亿左右。  常述为表示,礼品行业目前在经历痛苦的转型,一些明智的企业开始放弃高端的产品,转向市民追捧的养生类或者食品类礼品,同时将价格降低以亲民。  C  酒类行业 很多打8折销售  往年年底,高档白酒是一箱一箱地卖,而现在一周卖不动一件,高端的酒水已经开始滞销。  作为年终消费的主角之一,酒类消费一直都比较活跃。然而今年除外,大量的年终公务宴请被取消,大量的单位团年活动被削减,直接影响到高档酒的销售。  重庆晨报记者日前走访渝北龙溪财信国际都市广场周边多家“名烟名酒”店,发现高档酒几乎少有人问津,原价700多元的53度酱香型茅台(600519,股吧),现价只要475元,其他价格在500元左右的高档酒,基本都在打8折销售。  一家酒水店老板介绍,往年年底,高档白酒是一箱一箱地卖,而现在一周卖不动一件,高端的酒水已经开始滞销。由于公务消费大幅减少,一般市民又很少有这个消费能力,年前囤货的商家只能打折促销。  市酒类管理协会常务副秘书长高怀昌介绍,在国家禁令之下,高档酒水滞销已经是非常明显的事情。由于公务消费的减少,可能直接影响酒类行业三到四成的销售业绩。  D  业界把脉 及时转型未为晚也  依靠公务消费的畸形市场被砍掉,还有助于行业规范,减少利用关系的竞争,促进企业将更多精力用在主业上来。  与酒水类似,食品行业同样在经历送礼环境的嬗变。  重庆重宾食品有限公司相关人士介绍,因为礼品市场的剧变,现在整个食品礼品行业销售下降三成左右,为此,食品行业也开始向绿色健康、原生态调整。  转变是显而易见的,包装盒不再一味追求高端奢华,而是用朴实的牛皮纸包装,环保不浪费,所有价格超过600元的高端产品基本被砍掉。  除标志性的重宾月饼和粽子这些节令性产品,重宾食品还开始将重心转向大众需求,生产特色凤爪、鸡翅、炸酱面。  高档酒水的滞销,这种改变也并非全是坏事。市酒类管理协会常务副秘书长高怀昌说,虽然从短期看,酒类行业受到影响和冲击,但长期来看也有好的一面。许多酒企开始展开结构调整,将虚高的高档酒价格下调成中高档酒,将中高档酒下调成中下档酒,以适应越来越理性的大众消费者。  “这实际上让老百姓可以用更便宜的价格,喝到更好品质的酒。”高怀昌说。  即使是受到冲击较大的印刷行业,也有好处。市印刷行业协会理事长张富伟就深有体会,每年过年他都要收到近百张各类贺年卡和明信片,“许多贺卡印刷非常精美,耗费许多人力物力,但作用只是寄送给对方看上一眼,然后就白白丢掉。”如今用短信、微信或者电话的方式,同样可以达到联络感情的目的。“从这个意义来看,贺年卡存在意义不大,是形式主义的浪费。”“这种依靠公务消费的畸形市场被砍掉,还有助于行业规范,减少利用关系的竞争,促进企业将更多精力用在印刷主业上来。”  公务礼品市场采购大幅减少,对身处其中的公务市场消费者来说,也不能完全算是巨大损失。在高新区石桥铺一事业单位上班的唐女士就表示,到年底可能会损失部分单位发的各种购物卡和礼品,隐形收入会降低。可羊毛出在羊身上,从对方单位得到的,也会从自己单位送出去。“如今算来,单位相互送礼共同减少后,得失差距并不大。”  年终应酬送礼活动大幅减少后,机关单位年关的工作量大幅减轻,以往复杂的单位人际关系也变得简单轻松许多。  对刘明来说,这个年关有可能是最轻松的一年,不用挠头填贺卡,不用每晚去赶单位酒局与人拼酒,然后醉醺醺找不到回家的路。奇迹的是,大部分时间他居然都能在7岁的儿子晚上睡觉前到家,还能给儿子讲睡前故事。这是他久违了的幸福。  记者手记>  目标转向大众  才能收之桑榆  从取消贺年卡、高档白酒的滞销到高档礼品的禁送,一度繁荣的公务消费和公务接待在反“四风”大旗之下,日趋收紧,市场开始净化。面对大环境的转变,渐渐萎缩的相关行业除了观望和抱怨,更重要的是改变。  从世界范围看,政府行政管理开支只占政府支出的极小比例。可在我国,每年的财政支出中却有相当大比例用在“三公”支出上,这种畸形的公务消费撑得起部分行业消费市场一时,但撑不起一世。  随着八项规定的深入执行,畸形的政策性消费市场将越来越艰难。企业能够做的,就是顺势而动,扭转目标客户,面向最广大的大众消费者。  “我们可能失去一条公务消费的小溪,但可能有一条更大的江出现在我们面前。”到那时,消费市场将重回理性,只要抓好这个日益庞大的大众市场,何愁不能“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呢?

今年以来,多个省份进一步收紧了“禁酒令”,公务接待全面“禁酒”已成趋势。随着公务宴请市场持续萎缩,白酒上市公司加快转型,个人和商务成为产品消费主力,白酒加速向大众消费市场回归。

对于深度白酒来说“寒冬”视乎漫长无尽头,酒水产业依旧阵痛不断,商家们艰难寻求突破口。相比往年今年年货促销活动早早的开启,但因商务宴请以及单位减免福利等原因导致酒水订单越来越少,主要消费群体又回归到个体消费者身上,要消化库存,还真得想点办法才行。

“禁酒令”再升级

中低端白酒

新疆近日出台的《自治区公务接待禁止饮酒的规定》提出,自治区各级党政机关、事业单位、人民团体工作人员在自治区范围内所有的公务接待一律禁止饮酒;因外事接待和招商引资等特殊情况需饮酒的,报本级纪检机关审核批准。

降价超百元促销“购柔和金徽,扫二维码送话费”、“红川旧瓶换新酒”、“武酒坛藏抽奖欧洲游”……位于甘南路上的一家大型超市白酒区已经打出各种促销海报。销售人员对照清单,正在为部分酒品更换降价后的黄色新标签。

《党政机关国内公务接待管理规定》2013年12月发布,对接待活动食、宿、行等关键环节提出了明确要求,其中规定公务宴请“不得提供香烟和高档酒水”。新疆此次出台的规定是在此基础上的升级细化,将“高档酒水”范围扩大至“任何酒类”。

与往年一样,12月份是城区各大超市的年货备战季,各类酒水都在不同程度地打折,许多超市在入口的显眼位置摆放着专门的酒水促销柜台,有红酒,也有白酒,价格从几十元到上千元不等。记者在走访中看到,许多大库存的酒水专营店,纷纷打折促销,整合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