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品企业藉此有了一个很大的,从三鹿到双汇

导读:假如礼品存在一些质量问题,由于购买者不是直接使用者,因此难以发现;而使用者因为不是自己花钱买的,一般很少进行投诉,礼品企业藉此有了一个很大的“空子”可钻。  【中国礼品网讯】今天是一年一度的“3·15国际消费者权益日”到来之际,我们共同来关注一下礼品行业相关问题。长期以来,花钱买产品的人不是使用者,使用产品的人不是直接购买者。这是礼品在市场流通中的一个最大特点。这一特点让礼品企业貌似拥有了一个十分“有利”的局面:假如礼品存在一些质量问题,由于购买者不是直接使用者,因此难以发现;而使用者因为不是自己花钱买的,一般很少进行投诉,礼品公司藉此有了一个很大的“空子”可钻。  然而,这样的“空子”好钻、可钻吗?正所谓,创之不易摧之一瞬。让我们一起来看看几家曾经名噪一时的中外企业,曾经做得很不了不起,但一步不坚持就陷入了“质量罗生门”。看看它们是如何陷落在产品“质量门”里的——  第一、双汇深陷瘦肉精危机  2011年上半年,双汇深陷瘦肉精危机。瘦肉精事件让消费者谈“双汇”而色变,对其产品质量的信心在一夜间坍塌。此外,对于深陷“瘦肉精”事件的双汇集团来说,危机远还没有结束。股票市值挥发等状况随之而来。  第二、三聚氰胺击垮三鹿  两年前的三鹿破产事件,想必在国人的心中尚未远去。这家曾经一度成为中国最大奶粉制造商之一、奶粉产销量连续15年全国第一的大型乳业集团,因直到今天仍被人们时时提起的三聚氰胺事件,在2008年12月24日,被法庭颁令破产。  第三、冠生园因过期月饼馅料退出市场  2001年9月3日,中央电视台对“南京冠生园大量使用过期馅料生产月饼”进行了曝光。随后,南京的各大商场、超市纷纷停售冠生园月饼。而2004年7月25日,南京冠生园食品有限公司的债权兑付工作全部结束,曾经叱咤全国食品行业辉煌一时的南京冠生园走完了凄凉破产路。这也是我国首例因市场失信而宣告破产的典型案例,且发生在有百年历史的老字号企业。  三大案例对礼品企业的共性启示应该是——“质量”是一个企业的资本;“质量”是一个客户最想要的无价;“质量”是一个消费者最基本的保障!换而言之,采购方之所以买你的礼品,是缘于一份信任,是因为他觉得你提供的礼品是安全的。如果你提供的礼品无法保证质量,无法为礼品的直接使用者提供一份最基本的保障,那么客户也随之会丧失对你的那份信任。而一个失去了客户信任的企业,也就失去了生存的根基,终难逃被淘汰的命运。  结语:生活在当代社会,信任与被信任,都是难得的“大幸福”!3·15消费者权益保护日是为保护消费者的权益而设立的,人心是最柔软却也是最忠诚的。礼品供应商和礼品经销商只有用过硬的产品质量与良好的售后服务品质才能赢取人心,巩固消费者的品牌忠诚度。因此,值此3.15之际,礼品网给出的行业观点是“3·15规范礼品行业质量:少钻‘空子’”,希望引以为鉴。

积攒声誉、创立品牌可谓千辛万苦,需要数十年之功,可稍有松懈、管理不善便可能土崩瓦解。所有行业、品牌都当引以为戒。

近日,双汇掌门人万隆称,瘦肉精事件与三聚氰胺事件,有着本质的区别,瘦肉精事件是上游产业链中养殖环节出现的问题,济源双汇的猪源是在流通环节因为把关不严流入的,瘦肉精是别人所为。 另据报道,尽管该公司已经为济源双汇向公众道歉,但在多个场合,双汇集团高管却强调自己是代人受过,真正的罪魁祸首是生猪养殖业秩序混乱和动物检验检疫标准过于宽松。 这种观点的实质就是,将责任几乎全部推给了政府和养猪户们,而号称十八道检验,十八道安全的双汇,则是尽职、尽责的,甚至还有些无辜。这种观点似曾相识,当年,三鹿的负责人一开始也是这么说的。 2008年9月11日,三鹿事件被媒体报道,三鹿集团当日曾回应称,三鹿是奶粉行业品牌产品,严格按照国家标准生产,产品质量合格。 当然,公众也不会忘记,三鹿还曾经得出结论,是不法奶农向鲜牛奶中掺入三聚氰胺造成婴儿患肾结石,不法奶农才是这次事件的真凶。 事件才刚刚过去不到三年,竟然有著名企业以相似的口吻,进行同样的自我辩驳,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瘦肉精事件之所以发生,有地方政府监管的问题,也有行业自身的问题,涉事企业的责任不容推托。双汇作为这个行业中的龙头企业之一,万隆作为双汇的掌门人,对这个行业中存在的问题不会不了解,也不会不知道瘦肉精的行情。强调别人的责任,并不意味着自己没有责任。 万隆说,双汇不会成为第二个三鹿。公众其实也不想让双汇变成三鹿,也无意让双汇像三鹿那样破产,但是,也绝不容许双汇避重就轻地回避责任。然而,从双汇掌门人到双汇高管们的言行,却让人担心,在瘦肉精事件的调查和善后中,责任追究能不能到位。 万隆在接受采访时说:3月份减少各类税收8500万元,给地方财政也造成了一定的影响。这里的话外音,值得揣摩。知名企业和地方政府之间存在共同利益,这往往让很多地方政府在面对此类事件时,第一反应不是如何维护公共利益,而是如何保护涉事企业;不是如何对相关企业严厉整顿,而是如何采取措施止损,将事件对企业和地方利益的冲击降低到最小。这也让一些企业,或者百般狡辩,或者对公众虚与委蛇。因此,公众也担心,在瘦肉精事件中,当地政府为了保住税收,会不会与涉事企业暗通款曲,最终,大板看起来高高举起,实际上轻轻落下。 人们注意到,针对河南瘦肉精案件暴露出的问题,国家农业部会同国务院食品安全办、工信部、公安部、商务部、卫生部、工商总局、质检总局、国家食药局等部门启动为期一年的瘦肉精专项整治行动。而这项整治行动遇到的第一个难题,恐怕就是如何追究双汇等企业的责任。追责并不是为了让有关企业破产,但是,如果像瘦肉精这样震动全国的食品安全大案,追责不能彻底,如何挽回公众对食品安全的信心? 期待,这项长达一年的专项整治行动,先从匡正政府、企业以及养猪户各方的责任伦理入手,让责任归位,让监管到位,让这场和瘦肉精之间长达十年而未见胜绩的战争早日结束。

“双汇不会成为第二个三鹿。”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双汇集团董事长万隆十分肯定地说。  然而,这位71岁的双汇“掌门人”并不否认,瘦肉精事件是该公司成立以来遭遇的最大危机。“双汇的品牌美誉度受到巨大伤害,我们用20多年时间铸就的放心肉品牌受到质疑,损失难以估量。”  自3月15日央视曝光双汇瘦肉精事件,大量超市、零售店下架双汇冷鲜肉和火腿肠等肉制品,一些双汇加盟店也“改旗易帜”,脱离双汇的销售体系。仅仅十余天,双汇在全国的销售额已经损失十多亿元。  销售额锐减  3月15日当天晚上,万隆从北京回到漯河,连夜召开会议。会议到3月16日早晨五点半才结束。  双汇集团在随后的声明中公开道歉,并责令事发之地下属子公司济源双汇停工检查。但这些举动并未平息各种质疑声,消费者对此也不买账。  万隆向本报详细罗列了双汇在十余天内所遭受的惨重损失:3月15日双汇发展(000895.SZ)股票跌停,市值蒸发103亿元;3月15日起至今,销售额锐减十多亿元。此外,万隆估算,济源双汇处理肉制品和鲜冻品直接损失预计将达3000多万元;预计全年增加瘦肉精检测费用3亿多元。  “如果再出现一次类似瘦肉精事件的危机,双汇就死定了。”万隆毫不讳言。  尽管该公司为济源双汇的检测手续形同虚设向公众道歉,但在多个场合,双汇集团高管却强调自己是“代人受过”,真正的罪魁祸首是生猪养殖业秩序混乱和动物检验检疫标准过于宽松。  “如果政府坚持治理,遇上瘦肉精就抓,每个月公布一次瘦肉精检测结果,企业就不会有那么高成本。”万隆说。  瘦肉精事件被曝光后,国务院派出联合工作组赴河南督促“瘦肉精”案件查办,要求彻查“瘦肉精”案件,追究事故责任。瘦肉精事件被定义为“案件”,要走司法程序,这一点曾让双汇集团上下噤若寒蝉。  有媒体报道,经过一个星期的实地调研后,国务院联合工作组组长、国务院食品安全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刘佩智向河南提出了4条反馈整改意见:第一,依法从快从严惩处犯罪分子;第二,严肃追究失职渎职人员责任;第三,加快建立全程监管机制,严防此类事件再次发生;第四,加强监管能力建设。  “上述四条整改意见没有提到要追究双汇集团的责任,”万隆拿着这则报道对本报记者说:“这证明瘦肉精事件的源头不在双汇,而是养殖业的问题。”  对此,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双汇几乎将责任全部推给养殖业,就像当初三鹿将责任甩给奶农一样。如果双汇不能从瘦肉精事件中吸取教训,如何保证类似问题不再发生?  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表示,在瘦肉精丑闻中,应该对双汇及检验检疫部门“各打五十大板”。3月15日双汇跌停,一次就蒸发掉103亿元,据测算,建一座1万头的猪场需要投资1200万元。如果双汇把蒸发的市值早一点拿出来建猪场,1000万头的猪场都可以建起来了,猪肉安全靠杀猪是杀不出来的,必须是养出来的。  会否重蹈三鹿覆辙?  业内人士认为,双汇“瘦肉精”事件与三鹿“三聚氰胺”事件在诸多方面存在相似之处:均为行业翘楚、对上游原材料把关不严、违法添加有毒化学品、被曝光后损失惨重……  “双汇将成为下一个三鹿”的议论令万隆耿耿于怀,“瘦肉精事件与三聚氰胺事件,有着本质的区别。”他说。  万隆认为,瘦肉精事件是上游产业链中养殖环节出现的问题,济源双汇的猪源是在流通环节因为把关不严流入企业,该分公司已经按有关标准进行了抽检。  为避免含有瘦肉精等有毒有害物质的生猪及原辅料进入双汇的产品线,万隆在3月25日的供应商大会上宣布,今后双汇集团将一直执行生猪头头检验、原辅料批批检查的制度,从源头控制食品安全;发现有毒有害等违禁非食品原料,除按照国家规定进行处理外,按生猪或商品价值对供应商进行两倍罚款,同时还要通报执法部门依法处理。  当记者问双汇何时能恢复正常经营水平,万隆答道:“两个月以后,希望你们再过来看看。”  然而,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并不乐观:“双汇的广告语是‘十八道检验,十八道安全’,瘦肉精事件让这一广告语成为插向消费者内心的一把匕首,十几年甚至二十几年的信任毁于一旦。双汇如果想在消费者心中重新树立品牌形象,可能需要长达几年的时间。”

被央视曝光的瘦肉精猪肉流入双汇事件,并没有因双汇集团的道歉、召回而告一段落,反而正在不断发酵:日前国务院食品安全委员会办公室已会同公安、监察、农业、商务、卫生、工商、质检等部门组成联合工作组赴河南督导查处瘦肉精问题,而商务部则派出商务稽查人员进驻河南重点地区屠宰企业,进行24小时监管。显然,双汇瘦肉精事件,成为继三鹿三聚氰胺事件后最大的食品安全事件。广告

双汇“瘦肉精”事件继续发酵,一场“瘦肉精”整肃风暴也正在进行,此时,很多人可能已经不屑于同“质问”记者“为什么你们要曝光瘦肉精……现在把我们累死了!”的官员理论,也已对查处问责“审美疲劳”,反而是几年前因“三聚氰胺”轰然倒塌的三鹿集团重又走入了大家的记忆,成为比较当下的参照。

此外,因双汇瘦肉精事件掀开的冰山一角,使消费者、政府监管、行业、流通渠道等各界,对整个肉制品产业发展,以及食品质量安全体系开始重新审视。

尽管双汇“瘦肉精”事件和三鹿“三聚氰胺”事件存在危及人群、产品范围、受害程度等方面的不同,但两者却有更多的相似之处:均为行业翘楚、对上游原材料把关不严、违法添加有毒化学品、自律不严、被曝光后损失惨重;当然,更深层的相似是——行业监管缺位乃至形同虚设。两者最大的不同之处似乎就在于,一个是往牛奶里加“三聚氰胺”,一个是往猪肉里加“瘦肉精”。从三鹿到双汇,哀其不幸,怒其不争。

进展双汇6样本含瘦肉精,正进行第二轮排查

不管是之前倒下的“三鹿”还是正在面临危机的“双汇”,都是“中国企业500强”之一、行业龙头,也都是响当当的民族品牌,对当地经济乃至行业版图都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品牌之创立、发扬光大绝非易事,可一旦丑闻缠身,名声扫地,即便不会万劫不复,至少也得褪掉三层皮——“三鹿”最终破产,被三元收购;“双汇”也正在经历产品下架、停产整顿、品牌受损、重组受挫、行业低迷等接踵而至的危机,虽然未必会像三鹿那样轰然倒塌,但元气大伤已无可避免,媒体报道称,双汇有可能因此损失近200亿元。

中国第一大肉制品企业 双汇集团,正陷入风暴眼。

积攒声誉、创立品牌可谓千辛万苦、呕心沥血,需要多年乃至数十年之功,可稍有松懈、管理不善便可能土崩瓦解,且只需数天时间。从三鹿到双汇,其自我拆台、自我毁灭的发展之道,难免让人“哀其不幸”。

双汇济源分公司的问题冷鲜肉陆续被检测出来。3月20日,据河南省食品安全领导小组办公室首次通报显示,济源市政府共抽样双汇冷鲜猪肉46个,其中6个确认为阳性。此前,济源市政府已于3月15日下午,对济源双汇公司的收猪、屠宰和生产猪肉制品等活动全部停业整顿,市畜牧局对库存的689头生猪进行尿液检测,发现19头瘦肉精检测呈阳性。